叹为观止的盛唐鎏金舞马银壶 gilt sliver jar with pattern of dancing horses

in #cn4 years ago

西安何家村唐代窖藏中的皮囊式银壶,形制特殊、花纹精美。银壶的造型模仿北方游牧民族使用的皮囊壶而造,壶身为扁圆形,壶的制作工艺独特,壶身是先将一块银板锤打出圈足和壶的大致形状,再以模压的方法在壶腹两面锤击出凸于器表的两匹相互对应奋首鼓尾、衔杯匐拜的舞马形象,然后将两端黏压焊接,经过打磨,使焊接口平直,几乎看不岀焊缝。

唐代的马不仅广泛地用于战争、交通、运输、驿传,还大量地用于宫廷贵族的社交和娱乐活动,其中最引人的是唐玄宗时期的舞马。据《明皇杂录》记载:“玄宗尝命教舞马,四百蹄各分左右,分为部,目为某家宠、某家骄。时塞外亦有善马来贡者,上俾之教习,无不曲尽其妙。因命衣以文绣,络以金银,饰其鬃鬣,间杂珠玉。

唐代许多人曾写下了有关舞马的诗词,宰相张说,就留下十多首舞马词。他在《舞马千秋万岁乐府词》中写道:“圣皇至德与天齐,天马来仪自海西。腕足徐行拜两膝,繁骄不进踏千蹄。髫鹅奋鬣时蹲踏,鼓怒骧身忽上跻。更有衔杯终终宴曲,垂头掉尾醉如泥“。壶上的舞马正是在“衔杯终宴曲”之时,做着“徐行拜两膝的姿态。张说是当时多次亲睹过舞马祝寿场面的人,在诗词中描写舞马纵横应节,徐行跪拜的舞姿,当是非常真实的。

舞马时所奏的乐曲,唐代文献均记为“倾杯曲”。据《隋书·音乐志》、《通典》、《通志》等有关记载,此曲名最早见于北周,隋代用之于清庙因旧曲而作新词。唐贞观初,长孙无忌也曾作“倾杯曲“,后又有乐工裴神符作“胜蛮奴”、“火凤”玄宗自己或命乐工依前世倾杯曲改制的新曲,专为舞马而作。

安史之乱爆发,玄宗仓惶西逃,宫廷舞马亦散落民间。安禄山曾将数匹掠至范阳,安禄山败亡后,舞马又为其部将田承嗣得,在军中宴乐时,舞马应节跳跃起舞,士兵视为妖孽,田承嗣命军士鞭挞而死。此后,舞马就鲜为人知,舞马衔杯祝寿这一独特的宫廷娱乐形式也从中国历史上销声匿迹了


Sort:  

Dear Artzonian, thanks for using the #ArtzOne hashtag. Your work is valuable to the @ArtzOne community. Quote of the week: Art, freedom and creativity will change society faster than politics. -Victor Pinch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