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詢師

“嗯,我有點知道你的想法了,也即,你認爲人類的意識本就是虛幻的,‘我思我想’沒有存在的意義。好吧,這也算一種觀點,我可以認同,但我們爲什麽一定要問意義,既然你也知道結局是一定的,那麽何不在有限的時間裏用你的意識快樂地享用你的生命?就如同你有一塊美味的糕點,在它壞掉之前吃掉它不好嗎?你一直強調它不管如何存儲也一定會壞,而你卻挨著餓等著這一結果出現,這樣不對呀。”

“享用?嗯,沒錯啊,是應該這樣,我應該快樂地吃蛋糕,只是我所有的欲求都比較微弱,或許正是因此我才會反複地追問意義。”

“所有的欲求?”

“對。不過也只是比較微弱而已,沒有到很嚴重的地步。我認爲是種種欲望在推動著生命的前進,人類個體,整體都是如此,欲求降低,或許是心理上生理上互相作用的結果,也應該有遺傳的因素,媽媽便是個很佛的人。”

“嗯,不排除遺傳因素,但童年時期的生活環境,最早世界觀的建立應該也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但這已經沒辦法做改變,你能夠改變的,是現在應該積極地去尋求改善的良方。"

"對啊,是應該,你覺得我有必要去看醫生嗎?”我問小艾。

“要我說,不是很有必要,你只是缺少聽衆,和我說就夠了,我來幫你做疏導。”

“這可行嗎?別誤會我的意思,很感謝你,但是你這樣憑空跳出來接受我大量的負面情緒,我有些過意不去的。”

“少來啦,我喜歡聽這些。”

“爲什麽?”

“你當做是好奇好了,其實呀,你的問題我都想過,現在也在想,但這些並不會讓我陷入困境,我不會因此難過,所以有些好奇,因爲這些想法而導致悲觀厭世是哪裏出了問題。”

“啊?呃.....這我倒是沒想到,我以爲多數人不會胡思亂想這些。”

“不是的,每個人都會想,並且深入程度可能也差不多,但每個人最終與這些問題的和解方式卻是不同的,因此導致了不同的結果,我初步認爲是這樣,但想了解更多還需要我們更多的探討。”

“哈,好吧,既然你有興趣,那再好不過,你就做我的心理咨詢師好了,我現在不懷疑你的能力了,你完全可以勝任。”

“咨詢師不敢,學校選修學那一點心理學知識早忘光了,偶爾會看看相關書籍,但也只是略知皮毛,不過我倒覺得或許我們可以在探討中學到很多。”

IMG_9534_mh1596899241598.jpg

上一篇:存在的意义